建站之家,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!

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

百度新闻门户

热门关键词: as

城市与社会︱中国游戏代练员和组织者的共识与差异

来源:百度新闻门户 作者:dede58.com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8-19
摘要:2015年6月见到老潘时,他趴在一个不起眼的格子间里工作,若不是他起身,根本无法看到他。跟绝大多数网络游戏客服不同,他当时43岁。 老潘是中国第一代网游代练者,2002年开始代练,但随着年龄增长,他对具体代练工作力不从心,2009年转做了客服,跟玩家沟通代
2015年6月见到老潘时,他趴在一个不起眼的格子间里工作,若不是他起身,根本无法看到他。跟绝大多数网络游戏客服不同,他当时43岁。
老潘是中国第一代网游代练者,2002年开始代练,但随着年龄增长,他对具体代练工作力不从心,2009年转做了客服,跟玩家沟通代练的细节。他是笔者访谈中所遇到最早从事代练,也是最为年长的代练员。

代练客服的对话框
老潘所在的网络公司的老板是当年一同出道代练的伙伴,其他人或成立了网络公司,或做起了实业,至今还从事代练有关的只有他了。“每个人适合做什么,不适合做什么是天生的。我就不适合做领导,老张(公司老板)有领导才能,”当年的伙伴,成了现在的老板,老潘流露出对当前境况不满的情绪,“当年跟他是勾肩搭背,一起过来的。但是现在人家忙了,已经很难见到他了。即使见了,也跟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跟老潘的聊天,并不是那么顺利。他坚持“聊聊可以,录音就算了。”接下来的访谈中,老潘的谨慎时不时地表现出来,不仅是针对我们,而且还担心同事。整个过程中,他会时不时地站起来,察看身边加班同事是否在听我们俩的对话。
网络游戏代练模糊了消费与生产、代玩与利润的界限。处于灰色地带中的人,他们的故事,亦是笔者最为关注的问题。
玩比赚钱重要的代练员
在所调研的代练工作室76名受访者中,52名代练员是代练群体的核心部分。在外人印象中,代练员跟电子竞技选手一样,需是游戏高手,实则不然。目前代练工作室招聘代练员必备的两点是能学会玩游戏和能熬夜,代练员的身体素质重要于游戏熟练度。这也是受访的所有工作室中,没有一名女性代练员的原因之一。此外,工作室若为个别女性代练员安排单独住宿,需要为此付出不小的成本。
代练员和他们的组织者都是数字原生代,多数为90后,也有最早一代伴随游戏成长起来85后。代练员平均年龄在21岁左右,基本只完成高中教育,便选择了外出打工。在他们眼中,代练这类新兴行业,已取代之前的传统外出务工的选择。
代练员对代练的认同感最为强烈。他们选择代练的出发点相对单纯,就是代练可边玩边赚钱,而且也不需跟其他传统行业那样,耗费太多体力,工作环境也更佳。虽然他们年龄普遍不大,却拥有者丰富的工作经历,比如工厂流水线工作、KTV保安、农活、超市售货员、停车场保安等。他们不约而同都认为代练是最为轻松、最自由、最开心的工作
“跟其他工作比,(代练)算是轻松吧。又可以玩游戏又可以赚钱。”来自农村的孙兴务过农和工厂流水线,很快就放弃了,他直言太辛苦。
“不累啊,挺开心的。这里工作环境也好的。空调一直四季都有。”高中学历的顾逸佳提及代练一脸满足。
“即便我不做这个工作,也是在打这个游戏。这样一举两得,多好啊。”刚完成初中学业便放弃继续读书的周周坦言初中三年经常翻墙逃学。
“其实代练挺好做的,只要会玩游戏,就能做了。”才做了一年多的吕彬对当前的工作表示满意,准备介绍也玩游戏的初中同学过来。
值得留意的是,不少代练员来自农村,部分是留守儿童。新世纪以来,农村信息化的建设,的确普及了农村互联网,但是相比城市家庭网络建设的成熟,农村信息化网络化最大的体现则是大量网吧的出现。相比家庭上网,网吧则缺乏了家长的引导和管制,同时网吧电脑中吧内容最多、最显眼的就是影视和游戏。
代练员坦言第一次接触互联网是中学期间去网吧。代练员顾严甚至说道“自从跟着同学去过网吧两次,上手玩游戏之后,初中最后一年,差不多就是在网吧度过的。”喜欢玩游戏、不愿意吃苦、学习成绩较差、不习惯管束的他们,高中毕业后面临的选择并不多,加之代练没有门槛,他们自然而然地把代练当作了一个最优项。
传统的工作在代练员眼中代表着“无聊”、“累”、“没乏味”,遇到不称心或是相对劳累的工作,说换就换。他们找代练最关注的并非是报酬,而是哪款游戏这类着眼点。但是即便他们选择了喜欢的代练,说换就换,说走就走的行为未必有所改变
“这些代练真的是没有责任,给他们一个月1万多,这算是非常非常高的报酬,对于他们这些没有学历的来说,很不错。他们倒好,拿了一个月,就说想出去玩玩,就拿着钱出去玩了,什么也不管了”昆山工作室的唐晓青忿忿不平地说道,“他们想玩就玩,想迟到就迟到,是最难管理的。也有一声不吭就不做就回去了。现在的90后跟我们真的不一样了。”
像这样不辞而别的举措算是家常便饭,代练也不似其他工作,会签署合规的合约。工作室不拖欠工资,代练员却领到薪水之后便不辞而别,待身无分文了又再次出现。代练员的管理是大多数工作室最为头疼的问题。
郑州工作室的尚金礼谈及其代练员乃逃兵的闹剧,至今心有余悸:“有天突然警察和部队都冲到我这来,把他带走了。那时我才知道那年征兵,他去军训,没有多长时间,跑了,到我这。之前他没有手机,找不到他,到这后他在QQ上发了信息,就被找到了。”
原则上工作室需负责代练员的食宿问题,多数组织者选择了群居以及雇佣劳工解决一日三餐。一般而言,代练员居住环境犹如寝室,四至八人上下铺一间。个别工作室因房间略大,安置更多了更多的上下铺以便节约成本。
上海的一位组织者陈晖指着一间放置了八张上下的卧室说道:“我之前经常收留一些人。上海是一个蛮特别的地方,有些人没有想过来之后怎么办,就想来。下了火车,不知道去哪里,带着大包小包就过来了,我不管他适合不适合做代练,会让他住两天。后来因为丢了很多东西,就开始排斥(继续这么做)了。”
上海工作室的组织者对于代练员表达了若是不从事代练,他们走向社会何去何从的担忧。持有类似观点的组织者并不是少数。
以代练工作室为“事业”的组织者
相比代练员普遍较为寡言,更有甚者一言不发,组织者能说会道,甚至可以围绕着代练行业的话题侃侃而谈说上一两小时,对代练行业前景也充满了信心。
出乎笔者意料的是,组织者的受教育程度较高,普遍完成了大学本科教育

责任编辑:dede58.com

百度新闻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1885712713 邮箱:89894440901@qq.com
联系电话:010-8888888 地址:北京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-6-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