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站之家,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!

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

百度新闻门户

热门关键词: as

广州花都区一村委副主任在村委会办公室自杀,警方正调查

来源:百度新闻门户 作者:dede58.com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8-18
摘要:大涡村委会办公楼,骆权(化名)的办公室在二楼。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当了十多年村干部的骆权(化名)被发现死在村委会大楼自己的办公室里。 据多位事后看过事发现场的人士讲述,8月9日9时许,被发现时,骆权后仰式瘫坐座位上,皮肤已经变色,头部太阳穴

大涡村委会办公楼,骆权(化名)的办公室在二楼。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
当了十多年村干部的骆权(化名)被发现死在村委会大楼自己的办公室里。
据多位事后看过事发现场的人士讲述,8月9日9时许,被发现时,骆权后仰式瘫坐座位上,皮肤已经变色,头部太阳穴处有一个“洞”,身上的血迹已凝固,一旁还有一把疑似手枪的枪支物。
骆权是广州市花都区炭步镇大涡村委副主任,他还在办公室留下一张字条,上面只写了一句:“黄某某,我做鬼都不放过你”。
黄某某是大涡村另一名村干部,也是上届大涡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主任。8月17日,骆权的妻子赖芳(化名)向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表示,丈夫和黄某某均当村干部十余年,过去关系很好,是“拍档”;上届村委会上,黄某某阻止丈夫入党,导致二人关系变差。
赖芳称,在事发之前,未发现丈夫异常;事后听说,丈夫被黄某某举报了。赖芳认为,丈夫是被黄某某“害死了”。
在电话中,黄某某回应澎湃新闻称,他不清楚骆权是否被举报,他没有举报骆权。
炭步镇党政办工作人员表示,警方调查初步认定,骆权系自杀,家属对此结论也认同。花都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回应称,目前该事件警方仍在调查中。

骆权家。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
死在村委会办公室,初步认定是自杀
炭步镇大涡村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西南部,与佛山市三水区乐平镇相邻。
沿着花都大道的一个路口往北拐,即进入大涡村。大涡村委会大楼临近省道路口,附近是两排商铺。
现任大涡村村委会共有7名村干部,其中植伯桐是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主任,骆权是村委副主任,黄某某是村党支部委员。
村委会办公楼是一栋两层楼房,骆权的办公室在二楼。
最早发现骆权死亡的人是他的侄儿骆松(化名)。
赖芳回忆说,8月9日7时许,骆权开车出门。植伯桐说,事后查看监控视频发现,当日不到8时,骆权进了村委会大门。
一名大涡村村干部表示,村干部一般九点左右到村委会大楼上班,早上7点前来有点反常;事发当日,大涡村有3名村干部需到镇上开会,没去村委会,故推断骆权到村委会时,没有其他人在场。
植伯桐和骆权的女儿骆慧(化名)均表示,当日早上,骆松给骆权打电话,没有打通,便来村委会寻他。
据植伯桐介绍,骆松看见骆权的车停在村委会门口,去骆权的办公室找他,发现门已被反锁,通过窗户隐约看见,骆权坐在椅子上,没有反应。骆松有不好预感,找植伯桐要钥匙,而一位环卫工阿姨得知情况后,报了警。
植伯桐表示,他当日9时许到了村委会,他的办公室就在骆权的隔壁。
9时左右,打开门后,植伯桐发现,骆权后仰式瘫坐在座位上,皮肤已经变色,头部太阳穴处有一个“洞”,身上的血迹凝固了,一旁还有一把疑似手枪的枪支物。骆松、赖芳都看过事发现场,他们证实了植伯桐的这一说法。
植伯桐估计,骆权的死亡时间在早上7-8时之间。
植伯桐、赖芳均表示,警方经调查后,初步认定骆权系自杀,家属对此认同,并签了字。
8月17日下午,炭步镇党政办一名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,警方初步认定,骆权属于自杀。
留下字条称不会放过另一名村干部
赖芳、植伯桐等人均表示,他们看过现场,发现骆权生前在办公室留下一张字条,只有手写的一行字:“黄某某,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。”
植伯桐说,他认识骆权的字,那张字条应该是骆权写的,之后警方拿走字条,并做了字迹鉴定。8月17日晚,骆权的女儿骆慧透露,字迹鉴定已有结果,是父亲写的。
黄某某也是一名村干部,且曾与骆权交好。
据大涡村村民介绍,大涡村下辖三个自然村,人口较多的是大涡村,是“大村”;另外两个“小村”分别叫太平庄和讴村。其中,骆权是“大村人”,黄某某是太平庄人。
赖芳说,丈夫和黄某某都当了十余年的村干部,此前两人关系一直很好,属于“拍档”,相互支持。
据植伯桐介绍,大涡村共有人口2000多人,有效选票约1700张,其中大涡村有700多张,太平庄有300多张,讴村有600多张,要想在村干部竞选中获胜,一般要获得两个村的支持。
植伯桐表示,他和骆权、黄某某都在村委会干了十几年,此前骆权和黄某某关系较好,而他和黄某某存在竞争关系。
在上一届村委会中,黄某某是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主任,骆权是村委副主任,植伯桐是村党支部委员。然而,在去年的换届选举中,黄某某落选,成为村党支部委员,而植伯桐成功当选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主任,骆权依旧是村委副主任。因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主任由一人担任,任村委副主任的骆权实际上是村委会的“二把手”,他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干了多年。
赖芳向澎湃新闻表示,在上届村委会中,丈夫打算入党,但当时的村党支部书记黄某某担心丈夫入党后对他的位置构成威胁,便故意刁难,这导致两人关系变差。对此,植伯桐亦表示,因当年的入党问题,两人确实产生过矛盾。
赖芳称,事发前,丈夫没有任何异常,未留下任何遗言遗书;家属事后听说,黄某某把骆权举报了。加上骆权留下的字条,赖芳认为,丈夫是被黄某某“害死了”。
对于这一说法,黄某某在电话中向澎湃新闻称,他不清楚骆权是否被举报,他没有举报过。对于其他细节,黄某某没有回应,建议记者向警方了解。
植伯桐称,他没听说骆权被举报,也无上级部门来村委会调查举报一事。
自杀前已沉默少言,枪状物来源不明
骆权家盖有一栋三层楼房,平时一家三口住在这里。骆慧称,他们家的房子在村里属于中等偏上。
据大涡村村民介绍,大涡村有一些企业进驻,一年每个村民能分红3000元左右。
骆权今年54岁,其父母过世十余年。妻子赖慧称,丈夫当村干部十余年,口碑挺好,自杀前没有跟家人交待任何事;她也不知道丈夫的枪状物是从哪里来的,此前也没见过。
植伯桐表示,骆权有一定的工作能力,口碑也不错,从未听说他有枪或喜欢玩枪。
据植伯桐透露,自去年换届选举以来,村委会工作不再由黄某某主持,骆权和黄某某接触很少,两人很少说话交流。

责任编辑:dede58.com

百度新闻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1885712713 邮箱:89894440901@qq.com
联系电话:010-8888888 地址:北京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-6-B